3Kei.

写的东西还是非常难看

 

【林方】荏苒(十二)

(十一)

来更新,这周开始会特别忙,不一定能怎么更新。。。妖都O肯定是无望了,感觉有点可惜_(:з」∠)_过渡章,没什么特别内容,让他俩培养一下感情。


十二。

 

阮永彬是在三天后才发现方锐几乎不再上他的流氓小号了,成天拿着盗贼的账号卡在网游世界里摸爬滚打,甚至直接用来训练了。他疑惑不已,方锐这是什么意思啊……说好的专注流氓呢,眨眼又不玩啦?

这一疑惑就过去了一天,阮永彬本来不好意思询问过多他人的想法,但方锐莫名其妙的举动实在让他放心不下,阮永彬懒得依靠自己微不足道的猜测,索性在一次午饭时提出了他的问题,他握着筷子盯了方锐半晌,另一只手在餐桌上敲了两下:“喂方锐。”

“嗯?”对方埋头扒饭头都没抬。

“最近怎么不见你上流氓号了啊。”

方锐闻言愣了愣,从饭碗里把头抬起来,满脸震惊地望着他。

阮永彬看着被问的人比自己还惊讶的神情,不禁思考起了是不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他问错了?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我没和你说过?”方锐放下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纸巾,“俱乐部让我试试转型盗贼,我就转了呀。”他云淡风轻地说着,末了还茫然地瞥了阮永彬一眼,“我真没和你说过?”

“你……!”阮永彬无语凝噎,“你什么时候和我说过!做梦说的么!”他险些跑偏主题,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关注点错误,又连忙追问,“真的假的?转型盗贼,不让你继承唐三打了吗?”

方锐看看他,沉默良久接着道:“俱乐部让我尝试一下,我想……我就好好做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阮永彬跟着点点头,像是对他表示赞同,他冲着方锐咧嘴一笑,说出这样的话语:“好好干!你行的。”

方锐伸出拳头捶了他一下,自信满满地抬了抬下巴,笑容仿佛是初开的花:“那必须的!我现在信心满满。”

 

春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了,晨跑时的某个清晨,方锐将自己略微汗湿的刘海拨向一边时,看见了路旁大树的新绿。嫩芽冒出来的生机勃勃,告示着天地一年的开始,一瞬间将马路与房屋的屋顶连成一片,他却不知出于什么举动,忍不住扭头看了身边的林敬言一眼。那人面不改色地直视前方,发梢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跳动,沉浸在初春的隐隐露水中,一滴饱满的汗水正好从他的鬓角边滑落下来,划过舒展的眉尾,与棱角分明的轮廓上细碎的汗珠汇流,最后重重地砸在肩上微微湿润的蓝色毛巾上。阳光在他的脸庞上轻抚,汗水变成星星点点的一片,像画中人影一般,温暖,而并不灼热。

……林敬言就是这样的人啊。

方锐的脑中蓦地闪现出这样的想法,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的吗?想着想着不自觉放慢了脚步,方锐握着毛巾擦掉嘴唇上方和鼻尖冒出的汗水,将自己半张脸都捂在了毛巾里。

他不是第一次看见林敬言的背影了,之前有过很多很多次,他都习惯性地站在他们的后面,看着这群人去做他同样喜欢的事,看着这群人努力地挥洒汗水,有失落迷茫,也有兴奋欢喜,时而静下来他甚至会想起,自己似乎也在一点点与他们靠近,或者说……他同样在逐渐靠近这个人。

而林敬言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也许是发呆的时间太过长久了,以至于林敬言微微一偏头,却发现身旁的人不见了。他连忙扭过头去,果然发现方锐正盯着他出神:“方锐?”林敬言轻声喊道,“想什么呢。”

“哎……哎!我来了我来了!”被喊到名字的少年顿时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嗷嗷叫了两声跟上脚步,重新跑回林敬言的身旁,他面带歉意地笑了一下,将额前湿哒哒的刘海往脑后掀。

谁知道他的头发太短,没能很好的塑造出帅气的大背头形象,反而刘海调皮地翘在半路,愣是做成了一个非主流般酷炫的朋克头。

林敬言看着他,“噗”地笑了出来:“你这发型有点酷啊。”

“酷吗?!”方锐半信半疑地扫了他一眼,以为说的是真的,随即扭头冲着商店反光的玻璃门照了照镜子,然后他气急败坏地惨叫出声,“我的天哪——”

林敬言的脚步继而慢了下来,笑得乐不可支,过了一会儿像是岔了气似的又咳了起来。

方锐忙着整理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听到这儿又转过身无语地看着他们眉眼眯成一条缝的队长,抽搐着嘴角说:“你够了……”

林敬言自己又笑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止住,拉着方锐又跑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十分认真地指着方锐的头发说:“其实你后面的头发有点长,是不是该剪了?”

方锐摸了摸自己微长的发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示好像是的。

林敬言低头看表,再抬起头来时赶忙拍了拍方锐的后背,嘴里不住的叨叨着:“快快快等会训练要迟到了,跑起来!”还没等被拍的人反应过来,他早已倒着跑出去十几米远。

方锐“哦”了一声,跟着马不停蹄地跑了起来,他看着眼前这人汗湿的刘海,不受控制变成一簇一簇得横在额前,而那之下的眉眼间笑意婉转。

他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个莫名的声音在呼喊,响彻却模糊,只听见铮铮的回音,飘荡着扫过心底,又似羽毛一般高飞毫无痕迹。

——可是他突然很想追上去。

 

方锐转型盗贼之后明显认真了许多,没再像之前漫无目的地玩流氓时那样,三天两头换个职业玩玩儿,对此最有感触的,莫过于吴羽策了。

吴羽策连续三次邀请PK方锐开的都是盗贼号,通过竞技场而建立起革命友谊的两个少年的感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片面,他私下询问了方锐,在得知他得到俱乐部的建议后转型盗贼,心里很是为方锐感到高兴。

他们都了解,如今的呼啸的确更适合双核。俱乐部的意思,无非是给他打开了一扇门,就看他能否沿着长长的台阶走过来罢了。

林敬言和其他呼啸的队员们对此也是了然于胸,大家都默认了训练营的那两个玩盗贼和牧师的新人下个赛季可能要与他们并肩作战,于是方锐和阮永彬愈发频繁的从训练营走到了训练室,和那些比赛场上的大神们坐在一块,在同一片地图上,为同一个结果战斗。

这天训练结束的时候方锐拉着林敬言去了趟牛肉面馆,半年多下来,就连方锐都和老板混得七八分熟,方锐因为确定下了今后的目标,一连几天心情好,进门就朝面馆老板热情地招呼了起来:“老板!我来啦!”

老板探出头来,看到他俩乐呵一笑:“哟,来啦,今天准备吃啥呀?”

方锐笑眯眯地看了眼菜单,竟眼尖的发现有一种新款牛肉面似乎刚出,他扯了扯林敬言的袖子,手指着那条名称道:“林队这个你没吃过吧?”

林敬言凑过去一看,还真的没吃过。他顿了顿拍板到:“就这个了,捧捧场。”

“行。”方锐也正有此意,嬉皮笑脸地又和老板老板娘调侃半天,才安安分分地找了个位置坐下。今天训练结束的时间比以往要早一些,无需卡在饭点跟众多工作党下班抢位置,两人的更是心情愉快,坐在角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方锐将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缩成一团,他想了想,开口问道:“队长你是不是生日快到了呀?”

林敬言一怔,条件反射性地回想了一下今天的日期,明明才三月份还早得很,他摇摇头:“……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两个月呢。”

“这个很容易的好吧,问问人就知道了。”方锐对此不屑地说,末了他沉思一会儿,接着道,“不过日子倒是挺妙的,哈哈哈。”

林敬言一听就懂方锐是在吐槽他生在劳动节的这一事实,并且其实他也被许多人赞过或是吐槽过,有时候就连他自己都在想,自己生日是劳动节还真的挺逗的。

他笑了笑:“怎么,你要开始准备生日礼物了么。”

方锐哈哈大笑,他耸了耸肩膀,嘴唇拉出一道好看的曲线:“对啊,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嘛。”林敬言听了这话简直哭笑不得,提前两个月就要打预防针了?这绝对是在考验他的记忆力吧!于是林敬言非常耿直地提出了这个问题:“我到时候肯定忘记了啊。”

“忘记了也好!”方锐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微长的发丝紧跟着抖了两下,又耷拉了下去,“反正会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

林敬言无语:“……你到底准备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让我这时候就做好心理准备?”不知为何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哎哟我就随便一说,你别紧张。”方锐看他这样有些好笑,他自个儿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拍桌子:“哦对了我其实是想说的是,经理上午找我,说找了个盗贼号给我用!”



TBC。

  24 1
评论(1)
热度(24)

© 3Kei. | Powered by LOFTER